予邪书_2018

吴邪生贺活动“予邪书”官l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此生的唯一男主角
——吴邪

【予邪书】【瓶邪】planet by夏安兰

授权代发by夏安兰



1

 

张起灵第一次见到吴邪,是在去年的大年三十晚上。

那个时候城市里还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不必等到十二点,从天色刚暗开始,噼啪作响的爆裂声便不绝于耳。

甚至连远离市区的山上,都能闻到淡淡的火药气味。

站在山顶俯瞰着整个城市的灯火和喧嚣,在心里默数着时间,张起灵正要抬头看向夜空,身后却响起了脚步声。

他回过头,便看见了吴邪。

远处遥遥绽开的烟火并不足以照亮全部的视线,张起灵只看清了吴邪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随即在脸上浮现的笑容。

“果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在这时候跑来天文台!”

气喘吁吁的声音里满是笑意,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和喜悦。

“过年好!我是吴邪。”

然后,张起灵就这样知道了他的名字。

对于吴邪为什么会在除夕夜来到山顶上的天文台,张起灵其实是没有任何兴趣的。所以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漠然地看了他一眼。

大朵大朵的烟花接连炸开,五颜六色的花朵团团簇簇地占据着天空,尽管转瞬即逝,可残留下的淡白色烟雾却消散不去地弥散在空中。

张起灵不经意地侧头看了眼吴邪,却见他脸上的笑容,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失落。

“再这样下去,以后或许会越来越难见到星星了。”吴邪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着。

张起灵不置可否地移开视线,在大年夜这种时候想凭肉眼看到星星,也是够天真。

簌簌的风中夹杂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和烟火声,闪烁的光线隐约照映在张起灵的脸上。夜很凉,尘嚣里满是人间烟火的气味。不光是来自山下,也来自不远处的吴邪身上。

那是股淡淡的,夹杂着酒精和食物的气味。

喝醉了?难怪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只要是晴天的夜里,满天都是星星,连烟花都挡不住它们的光。”吴邪的声音被风吹散,融入寒凉的夜色。

张起灵没想搭理他,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淡淡道,“那不是星星的光。”

“嗯?”吴邪一愣,茫然地看着面前终于开口说了话的男人,很快便明白了张起灵的意思。“啊…我知道,那不是星星的光,是太阳的。”

张起灵没有再回应,原本他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避开远处的那些热闹。只是没想到,竟然连这里的清净,都会被打扰。

“但恒星的光是它们自己的,只不过是我们所处在太阳系,只有这一颗恒星而已。”吴邪耸耸肩,笑道,“虽然我不是天文爱好者,但基本常识我还是知道的。”

张起灵不由得皱了皱眉,感觉吴邪似乎并不像是喝醉了的样子。

“你呢?你是天文爱好者吗?为什么会在大年夜一个人跑来天文台?”吴邪好奇地问道。

“这里清净。”张起灵淡淡说着,言外之意很明显。

“我还以为你也是来看星星的呢。”吴邪抬头看向夜空,那层淡淡的烟雾始终没有消散。城市里的灯光霓虹溢彩流光,每一动高楼大厦都装点着闪烁的灯饰,像是星星,却又截然不同。

无声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张起灵合拢衣领,准备离开。

“你要走了吗?”吴邪仍旧凝望着看不见一颗星星的夜空。

张起灵没有回答,只是径直与他擦肩而过。

夜风从身后轻拂而来,卷着吴邪的声音送到了很张起灵的耳边,“下次见面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只是当时的张起灵,完全不觉得会跟这个自来熟的男人有下次见面的时候。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他并不觉得会发生的下次,竟然来的这么快。

 

2

 

张起灵第二次见到吴邪,是大年初一的清早。

尽管过年期间天文台并不开放,但作为工作人员,张起灵还是习惯性的早早上了山。

然后,他就看见了缩着一团靠在大门口的吴邪。

张起灵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该不会是喝多了在这儿睡了一夜,结果被冻死了吧。

但好在,眼前的人还是有呼吸的。

蹲下身在吴邪脸上拍了拍,张起灵这才看清这人究竟长什么模样。很白净的男人,或许是因为之前他可能也来过天文台,所以莫名有些眼熟。但因为被冻了一宿,脸上已经泛出了淡淡的青紫色。

“吴邪,醒醒。”在他肩上推了推,张起灵已经准备报警了。

“……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吴邪迷茫地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还没把他和昨晚见过的人联系到一起去。“你认识我…?”

“我们昨晚见过。”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倒在天文台门口,张起灵一点也不想管这个麻烦。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张起灵皱眉道,“我的名字是张起灵。”

“啊…是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吴邪想站起来,可僵硬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只是试着动了动,就一头栽倒在张起灵肩头。“…抱歉,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在这儿睡着了。”

拉着吴邪的胳膊把人扶了起来,张起灵知道他站不稳,也只能任由吴邪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要不然还是打个120让医院把人拉走来得方便。

“别打120,我缓会儿就好了。”看见了张起灵手机屏幕上未拨出的号码,吴邪慌忙道,“我没睡很久,就眯了一会儿。”

张起灵皱眉看了他片刻,最终还是收起手机,扶着吴邪带他走向了员工区域。

“这里以前是员工宿舍,后来改成仓库,你在这休息。”上锁的门栓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惊起一树的飞鸟。在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叫声中,山下的市区响起了新一轮的鞭炮声。

跟着张起灵走进落了不少灰尘的仓库,吴邪靠在凳子上坐下,满脸都是歉意,“抱歉小哥,给你添麻烦了。”

张起灵没应声,只是从箱子里翻出一块包裹器材的牛津布,抖落上面的灰尘后丢给吴邪。

可怜巴巴用厚厚的布把自己裹住,吴邪缩在凳子上,视线始终没有从张起灵身上移开。

大约是清晨六七点的天色,天空却依旧看不出蓝色,白色的雾气氤氲在整个天地之间,透着淡淡的湿气,和爆竹的辛辣气息。接连不断的鞭炮声从山下远远传来,带着空旷的回音,肆无忌惮地到处冲撞,试图将整个城市唤醒。

然而屋子里却很静。

张起灵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的天空,装作没有察觉到吴邪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

但吴邪似乎也并没有试图搭话的意思,只是这样默默地观察打量着张起灵。

直到身上的寒意终于褪尽,僵硬的四肢终于恢复柔软,血液重新顺畅在体内循环,吴邪才小声道,“谢谢你。”

“缓过来了?”张起灵面无表情。

“嗯。”吴邪点点头,笑得很不好意思。

张起灵站起身,接过他手中已经带着微微暖意的布料重新罩在器械上,淡淡道,“那就走吧。”

吴邪没说话,只是跟着张起灵默默站起身,走出了仓库。

山间的雾气尚未消散,空气中依旧满是清晨的寒意。暖金色的阳光试图穿透雾气,最终却只是融入了雾中。张起灵一言不发地锁好门转过身,却见吴邪还站在他身后,正一脸歉意地看着他。

“小哥,你能收留我吗?”

张起灵皱了皱眉,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没有地方可去。”

张起灵没有回答,只是再次拿出手机。

“别报警!我真的不是坏人!”

看着吴邪仓皇失措的样子,张起灵并没有收起手机,而是冷着脸漠然地注视他。

像是抓住了一丝机会,吴邪沉默了片刻,紧接着,用一种很笃定的语气说道,“小哥,我知道你昨晚为什么在这里。”

张起灵一愣,只见吴邪苍白的脸色略微泛起了些不自然的红晕,似乎是因为紧张,又像是因为焦急。

“因为,有一颗小行星偏离了轨道,或许会在昨晚撞击在地球上。”

“你在山上,是在等这颗流星。”

 

3

 

张起灵承认他在那个瞬间是有些惊讶的。

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并没有任何天文组织提出过关于这颗小小的小行星偏离轨道的发现。所以当张起灵在两天前观测到时,他以为是自己测算错误,否则不会只有他一个人观测到这么明显的事情。

于是,他没跟任何人提起,只是在昨晚一个人来到了山上。

然而没看到流星,却莫名遇到了吴邪。

不过这样的惊讶也只是转瞬即逝,毕竟既然吴邪知道,就说明他肯定也观测到了。

而至于为什么并没有落下,或许是因为它质量太小,还来不及进入大气层,就被完全燃烧殆尽。

绝对不会是因为吴邪接下来说的那句话。

张起灵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把脑子给冻坏了才会说出这么不着边际无厘头的理由。

以至于时至今日,每当张起灵回想起一年前吴邪说的这句话,都会忍不住微微扬起嘴角。

吴邪说,那颗小行星其实已经落在地球上了。

他就是那颗星星。

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张起灵倒是一丝的惊讶都没有,而是毫不犹豫地按下了110。

昨天晚上一身酒气说着小时候怎么怎么样的家伙,隔天就说自己是从宇宙落下的星星。张起灵也懒得去深究这是什么新型的诈骗手段又或者是这家伙确实神经不太正常,反正交给警察就对了。

然而大年夜里的醉汉实在太多,警察已经忙到没有功夫再来收拾张起灵身边这个。只是让他自己把人带去派出所,就直接挂了电话。

“小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吴邪还没说完,就被张起灵一记眼刀把话咽了回去。

“是什么,外星人么。”张起灵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不是在跟你演韩剧。”吴邪一脸诚恳。“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

张起灵冷漠地瞥了他一眼,“你还可以去派出所。”

“大过年的……”吴邪委屈巴巴地看着张起灵。

“全宇宙都过中国年么。”张起灵冷冰冰地说着。

“……”

漠然的注视着被噎得无话可说的吴邪,张起灵没兴趣去刨根究底他为什么要胡编乱造这些试图让自己收留他。张起灵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更何况对方是个有手有脚四肢健全的大男人。就算真的无家可归,有这个跟他扯皮的功夫,还不如下山去找个临时工做。

然而吴邪显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干脆又回到天文台的门口窝着去了。大有张起灵不答应收留他,他就赖在这里不走的架势。

那就赖着吧。

急赤白脸地看着张起灵竟然真的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走了,吴邪又急又不知道叫住他能说些什么,眼睁睁地看着张起灵的背影与晨雾一同消散在阳光下。

整片山上,只剩下鸟鸣和风声。

“妈的死胖子你给老子出的什么鬼主意!”掏出手机给胖子发着微信,吴邪悔得肠子都青了,都是信了这家伙的鬼话才会放着好好的年不过跑来山上挨冻。

“怎么了天真?没成功?”胖子的微信嗖的一声回了过来。

“成功?他现在不把我当精神病都不错了!”吴邪边打字边往手上哈气,衣服里贴的暖宝宝早就不热了,冻得吴邪直哆嗦。

“不应该啊,你不是说这小哥痴迷天文吗?你这么个活星星嘎嘣一下落在他面前,他竟然没有想要研究你?”

 长长地叹了口气,吴邪平复着情绪,肚子饿得咕噜噜直叫唤,“研究个屁,我还不如说我是外星人呢,说不定他还能相信一点。”

“那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我估计是玩儿完了。”吴邪沮丧地靠在大门上,说是后悔信了胖子的鬼话,说到底,还是后悔自己没有想出更好的,能让张起灵对自己产生兴趣的办法。

眼下虽然算是跟张起灵认识了,可往后,估计也没有往后了。

抬起头看着越发蔚蓝的天空,那些看不见的星光,此时全都隐匿在了金色的阳光下。吴邪伸出手,像是想要去触碰那道光线,却最终,什么也没能握住。

就好像是宇宙中浩渺如尘埃的星球一样,他终究,没办法吸引他的恒星啊。

 

4

 

吴邪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时候,是在很久之前了。

那个时候他才初中,张起灵也不过才高二而已。

他们的相遇,是在少年宫组织的天文活动上。

只不过吴邪是观众,而张起灵是台上那个闪闪发光的人。

那是吴邪第一次对天文产生兴趣,而产生兴趣的原因,是因为张起灵。

吴邪曾经以为天文就是地理书上那些经纬和角度,或者就是女生们热衷的星座和算命。可直到那天,他才发现,原来天文,竟然是如此能如此博大,又如此细腻。

在宇宙之中,他们所有人都不过是一粒微尘。

而越是了解这片让张起灵为之痴迷的星空和宇宙,吴邪也就越为张起灵所吸引。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不知道自己痴迷的究竟是天文还是张起灵,他不知道自己是爱屋及乌,还是两者皆爱。

但吴邪很清楚一点,从未有人能像张起灵这般的吸引过他。

于是,吴邪考上了张起灵所在高中,在他高三那年成为了他的学弟。

可高一和高三,并不能有什么交集,甚至连教学楼都不在一处。

好在张起灵成绩优异,高考成绩出来后,学校专门拉了横幅庆祝他被名牌大学录取。也就是在这是,吴邪也明确了自己将来的方向。

他要考进张起灵所在的大学,他要靠近张起灵。

只不过,那时的吴邪连正视自己这份感情的勇气都没有。他不敢称之为暗恋或者单恋,他只觉得,这是对优秀者的倾慕。

就好像是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他就是一颗名为吴邪的星星,绕着这颗名为张起灵的太阳日复一日地旋转。

只不过所有的星星都有自己的轨道,所有的靠近,也都仅限在轨道的范围内。

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吴邪最终还是没能在学校里认识张起灵,因为当他入学的时候,学校建了新校区,他们这届新生,是第一批进入新校区的学生,而之前的学生,都留在老校区。

仿佛就是冥冥中的定数。

总让他在能更往前一步的时候,又不得不停在原地。

这样的事情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又发生过好几次,比如吴邪终于能跟张起灵参加同一个活动,却又总会因为各种意外的原因措施与张起灵相遇的机会。而当张起灵大四实习,吴邪至此终于彻底失去了他的消息。

张起灵为人淡漠,性格冷清话又少,虽然成绩优秀可是并不讨辅导员和系主任喜欢。吴邪唯一的消息来源,全是那些喜欢张起灵的学姐。然而大四之后所有人都在为就业或者考研做准备,吴邪也没处可再去打听张起灵了。

直到吴邪大三的时候,他才知道张起灵去了天文台工作。

也就是在这一年,他认识了胖子,两人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

就连吴邪喜欢张起灵这件事,也是胖子戳破了这层窗户纸,逼得吴邪不得不直视自己对张起灵的感情。

可是他直视了有什么用呢,都这么多年了,他连句话都没能跟张起灵说上。

吴邪总觉得,是因为张起灵太优秀了,所以他的眼中才看不到自己这般黯淡的人。他既像是一颗恒星,又如同一座孤岛,无人能够企及,也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即便吴邪这一路已经非常努力,努力到就差把自己变成另一个张起灵,可一个星系,只能有一个太阳啊。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并不是张起灵第一次见到吴邪。在这之前,吴邪就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他身边,他背后,他面前。

只不过,从没有被张起灵记住而已。

这次的事情,吴邪也是被胖子撺掇了许久,又加上喝了点酒,才脑子一热冲动了的。

但是,显然是冲动大发了。

而且,说自己是星星这个主意,也不是胖子出的,是吴邪自己想的。胖子提议吴邪挑个特殊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张起灵面前,然而对张起灵来说,无论是生日还是节日,似乎都不过是地球公转中最普通的一天。

就在吴邪为这个特殊的时候头疼时,他观测到了那颗脱轨的小行星。

几乎是在瞬间就福至心灵,吴邪相信,张起灵肯定也观测到了。

于是,他才有了如此荒诞的想法和计策。

荒诞到,张起灵果然一个字都不相信。

可是对吴邪来说,当他在山顶上看到那个背影的瞬间,他真的相信,自己就是那颗脱轨坠落的小行星。

他用尽所有力气挣脱了束缚着他的轨道,义无反顾地,一头冲向了吸引着他的地方。

哪怕结局是还没来得及落入这片大地,就被烧得连灰烬都不剩。

 

5

 

当张起灵晚上再次来到天文台时,门口已经不见吴邪的人影了。

拿着手电四处晃了晃,人确实不在。

空荡荡的山头上,只有归巢的倦鸟,和始终无法停歇的风声。

其实就算是往日里,来天文台的人也不算很多。除非有大规模的流星雨或者血月之类的天象,否则很少会有成批的游客前来。平时天文台接待的最多的,都是参加学校组织活动的中学生。

说到学生,其实张起灵已经想起来吴邪是谁了。

尽管在昨天之前他确实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但是对他的容貌,张起灵是有印象的。

大学的时候他们应该是校友,在各类天文活动中,他隐约记得自己见过这个人。毕业之后,他在天文台应该也见过吴邪几次。

但是都没有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直到今天。

张起灵觉得,以吴邪的智商,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那种哄骗小孩儿的话来。可他不光是说了,还一脸言之凿凿信誓旦旦的样子。

很荒谬,荒谬到让张起灵竟然忍不住去思考,吴邪为什么要编造一个这么荒谬的身份。

只不过现在看来,吴邪显然是明白事情已经败露,所以才离开了。

关掉手电抬头看向今晚的夜空,能清晰可见的星星依旧没有几颗。即便是寒冷而晴朗的冬夜,可曾经那些闪烁的光点,却还是日益隐匿于黑暗。

更别说流星了。

张起灵在很小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颗迸射着火花的流星,在夜空中拖着又长又亮的尾巴,像是要把整个天幕撕开那样狠戾决绝地划过。

尽管只是转瞬即逝的几秒钟,却像是撞进了张起灵心里。

张起灵不敢自诩为天文学者,宇宙太大了,大到他就算穷极一生去学习去研究,也根本参透不了其中的皮毛。

所以,其实当吴邪说出他是星星的时候,张起灵的理智虽然立马就知道他是在胡扯,可心,却莫名其妙的震颤了一下。

不可理喻。

而这样的不可理喻,张起灵自己也无法理解。

席席的夜风送来了匆促的脚步声,就着山下零星的鞭炮,像是踩着节拍似的在张起灵身后停下。缓缓转过身,果然,是吴邪。

“小哥…呼…你来了啊…”撑着膝盖的吴邪气喘吁吁的笑着,一看就是跑上来的。

张起灵很困惑,他不懂这个叫吴邪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收留他?如果是为了科研,那他大可自己向天文台申请,何必这么麻烦?

白色的热气随着吴邪的呼吸从口鼻呼出,他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身上带着淡淡的食物香气。

看来,是下山吃东西去了。

“我今晚轮班。”张起灵淡淡说着,沉默了片刻后,又接着说道,“天文台初九恢复开放,如果有需要,可以届时来申请。”

“啊?”吴邪愣了愣,没懂张起灵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来实习么。”如果张起灵没记错的话,吴邪应该是比他小两届的。

“实习…?”吴邪直起身子,表情似乎有些惊讶。

张起灵耐着性子回答道,“我不负责天文台的招——”

然而话还没说完,张起灵就被吴邪喜出望外的惊呼给打断了。

天色很暗,他其实看不清吴邪脸上具体的表情,可是那双眼睛里迸射出的光芒,却无比清晰地投映在张起灵的视线里。

是惊喜,是诧异,是不敢置信,是百感交集。

“小哥,你…记得我?!”

 

6

 

本来是没什么印象的。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张起灵并没有这么回答吴邪。

毕竟,他现在确实是记住这个人了。

可还不等张起灵做出不置可否的回应,眼前的吴邪就已经转头跑了。

一头雾水地看着这家伙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如果说宇宙是这个世界上最让张起灵为之费解的存在,那么此时的吴邪,已然可以排在第二位。

“小哥,初九见!”

远处的背影大声呼喊着,脚步却完全没有停下。

张起灵双手插兜,似乎是被那微微颤抖着的声音中的喜悦和期待所感染,竟不自觉的,浅浅勾起了嘴角。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张起灵才真正的感受到,吴邪身上那股让人无法拒绝又难以自拔的感染力。

确实,很像星星。

初九那天,吴邪果然来报道了。

其实天文台并不缺人,但张起灵不知道吴邪是怎么做到的,竟然真作为实习生留下来了。

在天文台的工作其实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轻松或者浪漫,不光是需要不眠不休地观测和绘制,还需要各种分析处理和编程。

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或许只会觉得很枯燥而已。

可在吴邪的脸上,张起灵从来没有看见过‘枯燥’这样的情绪。无论监测到多晚,又或者要推翻所有数据第无数次从头测算,吴邪的脸上也从来没有显露过丝毫的烦躁不满。

每当张起灵看向他的时候,吴邪永远都是笑着的。

最初的时候,笑容里会有一些局促和不安,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笑容也渐渐变得一如春天的阳光那般明媚温暖。

张起灵明明记得那个时候吴邪说过他不是天文爱好者,可既然不是,又为什么要费尽心机来天文台工作。

而且,张起灵觉得,吴邪其实是真的很爱这份工作,很爱这片星空。

每当他跟来参观的学生们进行着讲解时,张起灵都会不经意地看他几眼。被学生们簇拥其中的吴邪,就像是一颗夺目却并不刺眼的恒星,他身上的光芒和煦温暖热情洋溢,带着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的温度。

所以当吴邪从大学毕业后,便正式留在了天文台工作。

至此,张起灵与他也共事半年了。

最初张起灵只觉得他是个不可理喻的天真过头的小孩子,用荒诞的谎言争取一个工作的机会。在这半年中,尽管张起灵依旧未曾改变过最初的这个想法,却又觉得,吴邪并不只是这么简单。

吴邪是很天真,休息的时候,他总会跟张起灵没话找话的闲聊,从星座说到血型,从中午吃了什么说到昨晚的梦境。即便张起灵并不会怎么回应他,可吴邪也从不会觉得是自讨没趣,仍旧会在下一次休息时笑着靠近。

可同时,吴邪也很沉稳,沉稳得不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无论是从观测到绘制,还是从分析到编程,吴邪出色的工作能力即便是张起灵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吴邪就像是一个复杂而又统一的多面体,他可以是耀眼的恒星,也可以收敛自己的光芒变成衬托他人的行星。而有些时候,他又如同宇宙中最神秘难测的黑洞,源源不断地攫取着张起灵对他探究的视线。

而这样的探究,张起灵自己都不知是缘何而起。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却已经再也无法从吴邪身上收回视线了。

 

 

7

 

步入夏季之后,来天文台的游人也渐渐增多。

其中大多是些上山避暑的小情侣,路遇天文台,抱着好奇和浪漫的心态进来观望。

有的时候,张起灵会透过穹顶看到吴邪在接待他们。曾经他问过吴邪,明明这已经不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为什么还要主动帮讲解员分担工作。

那个时候吴邪正在观测,似乎有些惊讶张起灵会主动询问他什么,沉默了片刻后,才笑着回过头看向张起灵。

“因为我想告诉他们,我们看到的很多星星,都是穿越了十几亿的光年才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吴邪微微笑着,眼角眉梢里是细碎的光亮,可眼底,却又有着一抹压抑的深邃色彩,“我们能看到它们,可它们却早已经不存在了。”

“嗯?”张起灵很少听到吴邪这样略带沉重的语气。

“其实就是想告诉他们,人也是如此。”吴邪定定地看着张起灵的眼睛,却又慌忙移开了视线,“转瞬即逝的东西太多了,所以要趁着还在眼前的时候好好珍惜。”

张起灵挑挑眉,这确实是吴邪会说的出来的话。

有些天真的,浪漫的,却又透着务实和成熟的。

但是那个时候,张起灵还没能察觉,吴邪这句话,其实就是在对他说的。

张起灵自认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他此生的好奇心已经全都投入了天文事业,而吴邪是唯一一个分散了他注意力的存在。

英仙座流星雨到来的那天,山上聚集了许多专门来看流星雨的游客和天文爱好者。平日里总有些冷清的地方,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显得热闹非凡起来。腻腻歪歪的小情侣,笑闹的的学生们,还有严阵以待手持长枪短炮专业设备的摄影师,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流星雨的降临。

张起灵不爱热闹,尤其不爱人多的地方,原本是想窝在观测室不出来的,可却硬是被吴邪拽到了天台上。虽然这里属于员工区域,可是听着周围闹哄哄的声音,张起灵还是不认为这样的环境适合观测。

“谁说让你观测了,是让你看流星雨啊。”吴邪仰头望着夜空,衣袖磨蹭着张起灵的手腕。

“用望远镜看得更清楚。”张起灵站在他身边,并没有拉开两人的距离。

“小哥,你就是观测得太久了,都忘了眼睛见到的星星,才是我们最初见到星星的模样。”吴邪一本正经地说着,“天文望远镜看得虽然清楚,可是太过清楚,就失去了我们最初看到流星时的悸动了。”

张起灵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他发现自己竟然没办法反驳吴邪的话。儿时初见流星的那份震撼和悸动,确实早已经随着对宇宙的探索和了解渐渐消失于无形。光学望远镜下的宇宙,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星球,早已失去了最初作为‘星星’的意义。

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身边的吴邪,夜色氤氲了他的侧脸,夏日的夜风中满是栀子花清甜的香气,轻盈地萦绕在两人身边。

“吴邪。”说不上为什么,张起灵很想这样念出他的名字。

“怎么了小哥?”吴邪转头看向他,嘴角的笑意比花香还甜。

“没事。”张起灵摇摇头。

那个瞬间,张起灵其实忽然很想问问吴邪。

你真的是星星吗。

 

8

 

吴邪当然不是星星。

天知道他每当回想起自己当初编造的这个借口时到底有多羞耻多悔不当初。

但幸好当他在天文台工作之后,张起灵并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仿佛当初的那一切,都只是吴邪为了挤进天文台做出的蠢事。

吴邪知道张起灵是这么理解的,也并没有打算再去解释什么。

能在他身边工作,能与他一起工作,就已经足够幸运了。

就好像一颗抱着逼死信念偏离了轨道的行星,非但没有在撞击的过程中燃烧殆尽,反而找到了新的轨道,更近的围绕在了他的恒星身边。

尽管只是同事,可吴邪也从未离张起灵这么近过。

能与他一起观测,一起讨论推算,一起分享成果,日子久了,吴邪还可以跟张起灵闲聊着生活中发生的大小事情。即便他们是同事,即便吴邪还不敢妄自称为朋友,可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他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张起灵记得他,不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得他的,张起灵都记得他。

光是想到这一点,吴邪就无法抑制在面对张起灵时的笑容。

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足够吸引张起灵的光芒,但至少,他可以一点点地靠近张起灵了。

英仙座流星雨到来的那天,吴邪鼓足了这半年来所有的勇气,拽着张起灵去了天台。他知道张起灵不喜欢身体接触,所以在握住张起灵手腕的时候,吴邪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

可是,张起灵没有挣脱也没有推开,只是维持着一贯来的面无表情,任由吴邪拽着。

满是花香的夜风包裹着他们,吴邪能感觉到张起灵的肩膀若即若离地曾在他的衣服上,带着淡淡的张起灵的气息和体温。

然后,张起灵叫了他的名字。

如果不是因为紧随其后的流星雨纷纷落下,在那个瞬间,吴邪可能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对张起灵告白。

第一颗流星落下的瞬间,人群便爆发出了阵阵惊呼。而紧接着,当整片天空都是闪耀的流星雨时,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那些快门声和惊呼声全都消散在了漫天的星河中,随着那些细密的光点和闪烁的光线融入整片夜空。璀璨的光芒瞬间亮起又渐渐消失,像是雨滴,像是晨露,像是一切美好而又转瞬即逝的时间。

吴邪仰头看着它们,满心都是难以言表的震撼。

不是用望远镜,而是用肉眼才能感受到的震撼。

他与张起灵,正站在浩渺宇宙中的一颗小小星球上,抬头望着这千百颗从宇宙深处而来的尘埃碎粒迸发燃烧,试图将这个宇宙的一角,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下意识地,吴邪握住了张起灵的手掌。

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心,已经被张起灵紧紧回握住了。

山顶上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在那个瞬间,吴邪甚至觉得,就算是被旁人注意到,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管是他还是张起灵,还是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人,在整片宇宙面前都不过是一粒渺小的尘埃。渺小到让吴邪觉得,他其实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他只要握紧那只紧握住他的手,就够了。

 

9

 

张起灵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回握住吴邪的手。

流星雨过后,他跟吴邪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依旧如往常一样。

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观测,一起休息。

直到这时候,张起灵才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生活里已经不再是只有星星和宇宙。

还有吴邪。

流星雨当晚让张起灵最为悸动的,不是那些滑落的流星,而是吴邪手心里的温度。

一旦触碰,一旦紧握,就再也不想放开的温暖。

他想探究吴邪,他想了解吴邪,他想拥有吴邪。

这样的情绪和想法让张起灵自己也吓了一跳,可很快,他便平静的接受了。从大年三十那一晚开始,吴邪就早已闯进他的轨道,随着地球的自转和公转,留下再也无法抹去的印记。又或许是在更早的时候,吴邪就已经在不着痕迹地改变着他生命的轨迹。

静默地凝视着吴邪认真工作的侧脸,张起灵忽然有些懊悔,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认出他,遇到他,没能早一点,被他吸引。

“小哥?”察觉到张起灵在看自己,吴邪回过头看向他。

穹顶上,漆黑的天空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亮。时至初冬,四季轮转交替,这一年竟是已然走到了尾声。

“吴邪,你当时,为什么会那么说。”张起灵注视着吴邪的眼睛,低声问道。

“啊…”立马明白了张起灵指的是什么,吴邪有点脸红,但却没有移开目光,只是放下了手里的测算工具,“因为当时,找不到更能让你记住我的理由了。”

“我?”张起灵微微皱眉。

“对啊,你。”吴邪轻笑着,他曾经以为有朝一日被张起灵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会很紧张很慌乱,但当这一刻真的到来时,吴邪心里却意外的平静。他曾经在脑海里描绘过无数次,要怎么对张起灵形容内心的想法,可真的张开口时,吴邪能说的,也不过是最简单直接的叙述。“就好像是一颗无法抗拒恒星吸引力的小行星,明知道会粉身碎骨燃烧殆尽,却还是偏离了轨道一头撞了上去。”

“这颗小行星就是我,而你,就是那颗恒星。”

“我说不是天文爱好者,是因为比起天文,我更喜欢你。”

一直以来,吴邪是真的这么觉得的。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说完这些后,张起灵短暂地失神了一两秒,随后便笑了。

有些惊讶和诧异,还带着些无奈,可是却又笑得如此温柔。

被他这一笑,吴邪也不由得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本来还挺一本正经的,结果只剩下害羞。

毕竟牵过手也不能算什么约定,刚才他说的那些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告白。

像是叹息一般,张起灵低声开口道,“吴邪,我不是恒星。”

吴邪一愣,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自己这该不会是被拒绝了吧。

张起灵不是想拒绝吴邪,他只是想告诉吴邪,此时此刻他的宇宙已经变成了截然不同的意义。可是张开口,却连一颗微尘都无法描述出来。

他曾以为自己会平凡的活着,平凡的死去,平凡的享受孤独,平凡的迎接死亡。是吴邪的出现,让他忽然发觉生命中的一切都不再平凡。他是宇宙中的尘埃,他是星球上的颗粒。

可吴邪却说,他是吴邪的恒星。

他的渺小,在吴邪眼中却是恒星般的熠熠生辉。

张起灵深知这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事物,即便如太阳,也有着恒定的寿命。

生命会从诞生走向消亡,星体亦是如此。

唯一变又不变,隽永地包容一切的,只有宇宙。

而他的宇宙,便是吴邪。

“吴邪,在整片宇宙和星球之中,我最喜欢你。”

 

0

 

又是一年春节。

又是一年春天。

山顶上,张起灵和吴邪并肩而立,两人的头顶上,是一整片浩渺的苍穹星河,两人的脚下,是一整座繁华的都市城池。

星光和灯火交映生辉,夜风中飘散着人间烟火气息。

张起灵和吴邪十指紧扣,如同宇宙中两颗彼此独立却又相互依绕的星球。

相伴相惜,相生相存。

而在有限的起源和无垠的宇宙之中。

万物周而复始,爱生生不息。

 

end

评论(6)

热度(82)

  1. 夏安兰予邪书_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喔对先把这篇转了…当时偷懒没装lof…
  2. 月上弦予邪书_2018 转载了此文字
    @夏安兰 可算是有lofter账号了,我不用两头跑着看文了……